S M T M T F S
10月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1月

最新消息

第七屆新視野藝術節圓滿結束,多謝各位熱烈支持!

更多

稻禾

台灣雲門舞集

林懷民最新創作

構想 / 編舞: 林懷民
舞台設計: 林克華
燈光設計: 李琬玲
影像設計: 王奕盛
影像攝影: 張皓然
服裝設計 / 製作: 安郁茜、黃莉婷及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
林懷民創作助理: 梁春美
   
委託創作: 柯文昌

「人與自然、東方與西方、死亡與重生的動人結合……林懷民的大地之歌」
─ 英國《衛報》

「林懷民的舞蹈作品,恍若發生於另一個平行時空,而雲門舞者對身體的高度掌控,則幾乎超越人類極限。」
─ 英國《泰晤士報》

雲門四十年 林懷民向土地與自然致敬之作
一穀一世界 舞出稻與人的生命輪迴


繼《薪傳》聲嘶力竭得教人印象難忘的插秧之舞、《流浪者之歌》滔天金稻烘托眾生無盡的禱告,雲門舞集成立四十周年的誌慶鉅作《稻禾》,再度以稻為題,釀造鄉土濃情的至高境界。

三十二年來首位歐美以外獲頒美國舞蹈節「終身成就獎」的林懷民,這次回歸東方舞學哲思,將台灣池上拍攝的稻田影像,化成投影於舞台的瑰麗構圖,配合舞者圓潤純熟的肢體律動,演繹出〈泥土〉、〈風〉、〈花粉I〉、〈花粉II〉、〈日光〉、〈穀實〉、〈火〉、〈水〉八段體驗生命輪迴的感人舞段。在池上的稻浪風聲、美濃客家古音歌謠、歌劇《諾瑪》中的詠嘆調《聖潔的女神》等映襯下,雲門舞者婆娑入舞,搖曳生姿,成就撼動觀眾心田的優美舞蹈詩篇。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6-8.11 (四 - 六) 8:15pm
  • $480
  • $380
  • $280
  • $180*

*部分座位視線受阻
9.11 (日) 3pm
地圖     座位表

溫馨提示

  • 節目全長約1小時10分鐘,不設中場休息
  • 觀眾務請準時入埸,遲到者須待節目適當時候方可進場
  • 6.11(四)設有演後藝人談
  • 附設大師班後台之旅演前快賞

相片: 劉振祥, Gia To

聯合製作

                


大師班 後台之旅 演前快賞

大師班

台灣雲門舞集 大師班 (初階篇) 台灣雲門舞集 大師班 (進階篇)
   

台灣雲門舞集 大師班 (初階篇)滿

雲門舞者除了接受嚴格的現代舞與芭蕾舞訓練外,同時學習太極導引、靜坐與內家拳,以貫通中西舞動元素。這個大師班特別為從未受過任何專業舞蹈訓練的舞蹈喜好者而設。兩位雲門舞者將以武術及呼吸原理,引導青年學員透過肢體感受,創造屬於自己的舞蹈。

導師:柯宛均、侯當立 (舞者)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後台六樓排練室GR1 8.11 (六) 12noon-1:30pm
$220
地圖    

溫馨提示

  • 名額:25
  • 普通話及英語講解
  • 適合十六至三十歲對舞蹈有興趣人士
  • 參加者請穿著舒適輕便衣服及鞋襪
 
TOP
 


台灣雲門舞集 大師班 (進階篇)滿

雲門舞者將東方文化精髓與舞蹈藝術相結合,已成為中國當代舞蹈的典範。雲門舞集助理藝術總監李靜君與舞者蔡銘元,將會以雲門舞者的主要訓練(包括太極導引、中國武術及呼吸)為基礎,親自帶領學員感受身體的內運外動、虛實鬆緊,展示由內而外的身體運作與舞蹈的關係。

導師: 李靜君 (助理藝術總監)
  蔡銘元 (舞者 / 排練助理)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後台六樓排練室GR1 4.11 (二) 7:30pm-9pm
$220
地圖    

溫馨提示

  • 名額:25
  • 普通話及英語講解
  • 適合十六歲或以上曾接受基本舞蹈訓練人士
  • 參加者請穿著舒適輕便衣服及鞋襪
 
TOP
 


後台之旅

《稻禾》後台之旅滿

《稻禾》的舞台設計,結合了豐富的視覺素材和影像投射技術。雲門舞集技術總監暨《稻禾》燈光設計師李琬玲將帶領觀眾一窺《稻禾》後台風光,了解創作人員如何透過精妙的投影設計和燈光效果,重塑池上壯麗稻田的四季風貌。

主持:李琬玲 (台灣雲門舞集技術總監暨《稻禾》燈光設計師)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9.11 (日) 12noon-12:40pm
$20
地圖    

溫馨提示

  • 名額:100
  • 普通話主講
 
TOP
 


演前快賞

《稻禾》演前快賞

雲門舞集為甚麼能夠牽繫台灣人民?當中又有甚麼獨特之處?特邀資深舞評人李海燕任「演前快賞」領航員,在演前半小時導賞作品,告訴你雲門舞集的創作特色!

講者:李海燕

香港文化中心四樓大堂 9.11 (日) 2:30pm
免費入場
地圖    

溫馨提示

  • 粵語主講
  • 座位有限,額滿即止

統籌: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

 
TOP
 


延伸閱讀

雲門教我的一堂自然課:談《稻禾》於香港 雲門舞集《稻禾》:來自天地無私的生命力
   

雲門教我的一堂自然課:談《稻禾》於香港

文:盧健英

盧健英
舞評人, 現任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

「雲門舞集」去年滿四十周年,我翻閱各路媒體上許多對雲門的熱烈討論,「拼搏」二字似乎是雲門給予世人最大的精神印記。從赤手黧民怒水渡海,叱吒拓荒的《薪傳》,到風生水起稻浪滔滔,終免不了灰滅重生的《稻禾》;從對歷史與人的信仰,到面對土地輪迴生養的敬意,雲門「拼搏」的形象不同,但力度卻是一樣的。

雲門不是第一次來香港,香港每週的藝文節目又多如過江之鯽,觀眾為甚麼要來看雲門?又如何以香港經驗解讀作品,並去理解林懷民在每一次作品裡的娓娓道來?這於我是有意義的觀察點。事實上,《稻禾》去年在台灣首演,不少香港朋友即專程到台灣去,不奔台北,卻奔台東池上──這個引發編舞家創作靈感與情感投射的小鄉村。我覺得這和香港社會對土地的渴望有關係。

台灣有幸,八十年代政治解嚴,迎來了長達十年的政治衝撞,也在全球貿易開放的浪潮下,展開了一場社會利益重新分配的解構過程,所幸在這個狂飆的過程中,有許多文化人提出具有行動力的反省,有些亦成為創作的養分,例如眼看著勞動人口大量從鄉間移至都市,而流徙於都市的異鄉人又因為文化落差及房產價飆等因素而無法落地生根,這些聚焦於中下階層的「失根」風景,便曾出現在八十年代雲門舞集的舞台上(1986年《我的鄉愁,我的歌》及《春之祭──台北一九八四》)。而在這之後,雲門便宣佈暫停。面對農村空洞化與都市泡沫化,九十年代的台北,從民間意識以至官方均開始重新反省,思考如何縮短城鄉差距,一套以「社區總體營造」為名的文化政策,像一扇對鄉鎮與土地打開的窗戶,透過政策的實踐,尋回人與居住空間之間的關係,說服了許多年輕人及專業工作者返鄉參與公共事務,批評者或可以說社區總體營造強調「生命共同體」的概念不乏是當時為討好選票而使用的政治術語,但卻不能否認其中追求的土地認同,也影響後來台灣轉型朝公民社會努力邁進的一大轉捩。

首先「社區總體營造」翻轉了「建設」的刻板定義,把「營造」的思考從「硬體」改為「軟體」,把「總體」的概念從由上而下的「指導」改變為由下而上的「共識參與」,「社區總體營造」讓當時台灣失控的城市化速度有了一些降溫的可能,它提供了政府與社會運動者之間可以對話與互相理解的平台,回到以「人」為主體的生活願景。這些年儘管台灣政治起伏,整體經濟沒有大起色,但從二線城市到鄉鎮農村卻幾乎改了風貌,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土地帶來的希望,讓農村人口內涵改變,台灣的新農民不僅帶返鄉土新的產業思考方式,同時也帶回美學品味與環境永續的生活理念,台東池上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一個不到一萬人的農村人口,山海田舍形成的自然地景,它在當地人的眼中比高樓大廈的價值更珍貴,殷實的勞動換得四時有序的收穫,土地的生養可以與更多人分享。香港近幾年瘋台灣,其原因之一可能也就為暫離高密度建築城市裡千篇一律的消費性規律。

雲門每一階段的創作都植基在台灣的社會文本之下,《稻禾》亦不例外。而台灣則絕無意外地植基在全球化經濟浪潮下的文本裡,你幾乎不能只去看雲門舞台上的美麗,而不去理解藝術家在舞台外的焦慮。在過去二十年裡,雲門帶著台灣這個文本跑遍全世界,以《薪傳》說人與天的奮鬥;以《九歌》談歷史長河裡的創傷;以《流浪者之歌》與天和解;以《家族合唱》與歷史和解;以《行草》三部曲表達台灣的身體文明與世界交往時的獨特性;而《稻禾》馭繁為簡,如實映現一方水田的四時變化,看完之後,你知道你有多久不認識經濟文明的最開始──耕種。

而農業與土地正是這個時代最困難的問題之一。《稻禾》是與土地的和解。

《稻禾》不是以台東池上去美化台灣的城鄉,相反地,作品正反映藝術家眼裡投射的時代關懷。池上是雲門使出的全球策略,林懷民以池上所見的人與良田,表達土地與人文不可切割的臍帶關係,回應他今天所看見的城市化如何逐漸把農田變為都市。這應是一支他最不想以舞蹈著墨的作品,他委託團隊以兩年的時間紀錄稻田的四季變化,如果不是必須跳舞,我想林懷民會很願意只以影像及光影為主角向世界告白。

《稻禾》裡交織著客家歌謠、日本鬼太谷的鼓聲、卡拉斯的詠嘆調,及數十支籐條與光影的殺伐,它很台灣,但同時它也很自然,它是一堂劇場裡的自然課,或許只有在劇場裡,才能確保都會觀眾體會了田裡的日光、風和水。謝謝雲門給我們一堂自然課,而不是歷史課。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TOP
 


雲門舞集《稻禾》:來自天地無私的生命力

文:良月

良月
不限0923寫字樓劇場音樂廳四處漂的藝行者。

去年11月跟著香港大學文化領航學程到台東作深度遊,親身體驗池上秋收的盛況。我們一行十六人乘旅遊巴從高雄發車,沿途兩旁藍藍綠綠的景色不斷湧進車內,南迴公路中央山脈青蔥蜿蜒,加路蘭壯麗的東台灣海岸線,我這來自灰黑石屎森林的低頭一族自拍上傳是指定動作,在車上走馬看花忙個不停。

當我下車走進不同的部落,把手機收起來,人便變得踏實得多。首先由拉勞蘭部落青年會開始了解他們的狩獵文化,排灣族的林建中處處流露出對傳統對大自然的恭敬。再看比西里岸阿美族孩子的寶抱鼓演出,節拍爽朗,手擊合掌舞動飛魚之歌,唱出樸實的生活和純真的個性。幾近親吻大地的探訪是在雨中隨布農族人阿力曼手腳並用攀過樹牆,回歸山林的簡單生活。原住民的古老智慧激起我反思天地與人的關係,正好為欣賞「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作好知性上的準備。

金黃色大地毯上演出

我看的是最後一場演出,前一天演出大雨滂沱,連「雲門舞集」林懷民老師也一度認為要取消演出,是雲門年輕舞者的熱情,無懼風雨不怕受傷,感動了林老師答應改舞碼,演出不用跳躍的《流浪者之歌》。2013年11月3日在往池上鄉的路上,同車的公益平台董事長嚴長壽先生接過電話傳來喜訊,林老師說今天的演出將風雨不改足本演出,一時全車興奮鼓掌起來。當我們的旅遊巴駛至附近的關山鎮時,天還下著綠豆般大的細雨,我暗為舞者擔心。到達池上鄉時,雨剛好停了,稻穗上滿佈水珠,空氣中還帶點濕潤和陣陣禾草的泥土的氣味。雨後的稻田格外清新開闊,果真像金黃色的大地毯。走在伯朗大道旁,心情越是激動,也學著台灣阿嬤感謝老天爺送來清風吹走雲霧,為今日的《稻禾》演出送上祝福。

舞台在花東縱谷中築起,儘管舞台不算小,可是以天地作背景,甚麼都顯得微小謙卑。開場前,義工們舉起告示牌溫馨提示觀眾垃圾不落地,不攝錄影等等。(中間有段小插曲,有一青年觀眾在上半場演出將完時偷拍照,迅即遭後排的農民觀眾用紙球擲擊,對其違規行為表示不滿;可見台灣的觀眾十分珍惜這場演出,保衛這演出,容不下半點破壞。)為與眾同歡雲門舞集創團四十周年,當天演出了三齣林老師的代表作選段,每齣都心繫台灣人民。

風吹雲動人禾在舞

上半場是萬眾期待、取材於池上的新作《稻禾》意象。演出期間,觀眾坐在席間如山景不動也無聲,耳邊只有山歌民謠鼓聲和微微的風聲。風在吹,雲在動,人與稻禾在舞。舞者一襲簡單的素裙甫出舞台,起落節奏踏實無華,配上客家山歌展現農家質樸順天安命的態度。舞者時聚時散隨風搖曳,加上現場的稻浪起伏,如此立體的風的描寫只能在現場體會。鼓聲響起,一班男舞者手執木枝猛烈搖晃,彷似稻禾在怒火狂風中依然堅毅不倒。其後擊地動作剛勁利落,有股秋收打穀的狠勁。《稻禾》向覆載萬物博大無私的大地致敬,是生命的讚歌。

中休後是《水月》選段,沒有明鏡沒有水影,在田中聽巴赫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加上鳥鳴聲)及欣賞太極舞動,又是另一種幻象中的冥想。最後壓軸的是選自《薪傳》的〈渡海〉,描繪漢族先民冒險渡海來到台灣的經歷。舵手站立稻浪中揚帆一刻,牽動全場觀眾的情緒叫好,掌聲雷動,圓滿作結。觀眾久久不願離開,眼前的池上稻田以謙和之美懾服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從史詩式的尋根作《薪傳》、《水月》的美學哲學探索,回歸到《稻禾》生命的生生不息,雲門舞集四十年成長路,碩果纍纍,在池上野台展示成果便有說服力。野台演出是林老師給人民的禮物,回饋社會的一點心意。演出結束後,望見林老師在田中的身影,想起農民落田時總是彎著腰恭敬地默默耕耘,因此種出來的稻穗也低著頭,滿而不盈,實而不驕。我更想起排灣族的青年、阿美族的孩子、布農族人阿力曼、池上鄉的農民,敬天重地生人養人。縱橫虛擬世界的低頭族又能否感受到這份天地的恩賜呢?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TOP
 


其他舞蹈節目

怒滾狂舞 (新視野特備版)

怒滾狂舞 (新視野特備版)

賀飛雪.謝克特舞團 (英國)

4 及 5

4 及 5

陶身體劇場

無 | 雙

無 | 雙

進念.二十面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