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M T M T F S
10月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1月

最新消息

第七屆新視野藝術節圓滿結束,多謝各位熱烈支持!

更多

烏鴉,我們上彈吧!

埼玉金世代劇場 (日本)

導演:蜷川幸雄
編劇:清水邦夫

一班年逾七十的武裝份子
進佔法庭搞邊科?!

日本當代戲劇大師蜷川幸雄
親領一班武裝耆英
發動一場令你透不過氣的劇場叛變

本來莊嚴不可侵犯的法庭,在審訊兩名年輕人投擲爆炸品的案件時,突然闖進一班婆婆,她們睥睨一切成規與法律,全副武裝佔領法庭,不但將被告變原告,執法者更成為人質。過程中,這群婆婆發現青春的身體也是她們寸土必爭的戰場……

老而彌堅,是日本埼玉金世代劇場的最佳註腳。2006年,日本當代劇場旗手蜷川幸雄公開招募年齡在五十五歲以上、沒有專業舞台經驗的長者,作為期一年的社區演出計劃;沒想到反應異常踴躍,蜷川結果花了兩星期,從一千多名面試長者中取錄了四十八名,組成埼玉金世代劇場,定期排演不同劇目。劇團現時擁有三十九名團員、平均年齡七十五歲,這次他們將會演出日本劇作家清水邦夫寫於七十年代的極具爭議作品《烏鴉,我們上彈吧!》。

舞台上,一班長者是對社會壓迫進行抗爭的鬥士;現實中,他們是企圖衝破自身局限、勇闖劇場的戰士。戲內戲外身份的重疊,激發演出者形體潛藏的爆發力,非一般傳統劇場作品所能比擬。


葵青劇院演藝廳 14-15.11 (五 - 六) 8pm
  • $480
  • $380
  • $280
  • $180*

*部分座位視線受阻
地圖     座位表
葵青劇院演藝廳 16.11 (日) 3pm
  • $440
  • $340
  • $240
  • $140*

*部分座位視線受阻
地圖     座位表

溫馨提示

  • 節目全長約1小時10分鐘,不設中場休息
  • 日語演出,中英文字幕
  • 觀眾務請準時入場,遲到者將不獲安排入座
  • 本節目有不雅用語及成人內容
  • 附設分享會演前快賞

相片: 宮川舞子


分享會 演前快賞

分享會

戲。夢。人生

2006年經公開招募組成的埼玉金世代劇場成員現時年齡介乎六十三至八十八歲,是與別不同的銀髮劇團。雖非專業演員出身,但他們在導演蜷川幸雄悉心指導下,成功將幾十年的工作和人生經驗,提煉成貼近生活的獨特演出風格。金世代劇場的成員將現身說法,分享他們排演《烏鴉,我們上彈吧!》的情況、通過綵排來訓練演技的過程及如何將人生經歷融入劇本角色之中。

講者:埼玉金世代劇場成員
主持:林沛濂

葵青劇院演講室 15.11 (六) 3pm
免費入場
地圖    

溫馨提示

  • 日語主講,粵語傳譯
  • 座位有限,額滿即止
 
TOP
 


演前快賞

《烏鴉,我們上彈吧!》演前快賞

日本當代戲劇大師蜷川幸雄如何帶領銀髮一族走上舞台?特邀留學日本的劇場工作者林沛濂任「演前快賞」領航員,在演前導賞作品,告訴你如何欣賞日本劇場!

講者:林沛濂

葵青劇院演講室 15.11 (六) 7pm
免費入場
地圖    

溫馨提示

  • 粵語主講
  • 座位有限,額滿即止

統籌: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

 
TOP
 


延伸閱讀

過激的導演:蜷川幸雄

文:林于竝

林于竝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副教授兼主任。

要怎樣來描述蜷川幸雄這位接近八十歲的日本導演呢?他是視覺的魔術師,驚奇不斷的場景,牽引觀眾進入一個異次元時空。他的舞台是節奏精準的音樂,場面調度、聲音與燈光變化的緊密扣合,製造緊張讓觀眾屏息。他使用明星演員、專業的製作團隊、大手筆的製作以及從不失利的票房。從這些層面來看,蜷川幸雄的確是商業劇場,但是,他的舞台永遠有商業劇場無法順利回收的部份,那就是到了老年仍然無法平息的憤怒。

蜷川幸雄於六十年代開始戲劇活動,正值日本學生運動最興盛的時期。六十年代的學生運動,最主要是為了反對日本成為美國附庸國的《日美安全保障條約》,「安保鬥爭」是學生們所發起的「新左翼」運動。到了七十年代,原本的反美運動加上反對學費調漲運動,學生的組織逐漸擴大,各大學校學生發動罷課,以課堂桌椅做成拒馬佔領學校,與鎮暴警察之間的衝突場景天天上演。汽油彈與警棍,搖滾樂與鮮血在街頭交織。在現實世界來得比劇場更「戲劇性」的時代,蜷川幸雄展開他的戲劇之旅。

蜷川最早加入劇團「青俳」,那是一個「新劇」的團體,蜷川最初擔任演員,之後逐漸在導演方面展現才能。在那裡蜷川遇見了同世代的劇作家清水邦夫。傾向左翼的「新劇」在戰前雖然引領日本近代戲劇的發展,可是到了戰後卻顯得保守。面對著激動的時代,蜷川邀請清水寫了一個劇本《充滿真情的輕薄》,可是因為太過激烈的內容,始終得不到「青俳」的演出首肯。為了演出這個作品,蜷川與清水邦夫、蟹江敬三、石橋蓮司等人於1967年決定離開「青俳」,共組「現代人劇團」。

《充滿真情的輕薄》是一齣關於「排隊」的戲。開場前蜷川故意讓觀眾「排隊」等待入場。幕一拉開,觀眾看到舞台上一列約四十人左右,跟剛剛自己所排的一模一樣的「隊伍」,井然有序的排列象徵著市民對於國家權力的順從。可是卻出現一個「青年」,用激烈的言語挑釁隊伍裡的人們,最後隊伍裡的「領導者」叫來鎮暴警察,將擾亂秩序的青年與女子當眾處死。鎮暴警察與群眾,棍棒的國家暴力與群眾怒吼,這齣戲反映了劇場門外街頭正在發生的現實。清水邦夫犀利的台詞,以及蜷川對於群眾場面細膩的處理,這個作品受到日本戲劇界的注目。

1971年,蜷川與清水再度合作,演出《烏鴉,我們上彈吧!》。這個作品比起《充滿真情的輕薄》來得更加激進。兩個年輕人因為將炸彈丟到慈善晚會裡受到法庭審判。在審判當中,青年的祖母「鴉婆」率領著一群老太婆「佔領」法院。在激烈有如子彈亂飛的台詞交鋒當中,憤怒的老太婆們脫去法官的褲子、檢察官的衣服,並「審判」他們,最後一一被「鴉婆」用刀刺死。甚至連青年也因為「態度不夠積極」的理由而被自己的祖母當眾處死。正如「鴉婆」的台詞:「我們是被恥辱染成黑色的烏鴉」,這是一齣關於壓抑與革命,秩序與暴力的舞台劇。這群老太婆所代表的,是長久以來在社會當中被壓抑的,也許是「女性」,或者是沒有名字的「群眾」,他們終於起身叛變。蜷川幸雄在舞台上所表達的,是在歷史社會的欺瞞結構當中,失去語言的人們,他們的叛變,以一種失語症式暴力病徵的方式呈現。這個作品像一把刀子,直接刺入七十年代日本社會的心臟。

在《烏鴉,我們上彈吧!》之後,「現代人劇場」解散,蜷川另組劇團「櫻社」,持續與清水邦夫之間的合作模式,導演《當我們在無情大河順流而下》等學運年代的代表作品。但是,也在這幾年,學生運動遭受挫敗,幾項抗爭運動紛紛以失敗收場,部份左翼團體趨向恐怖活動,因而失去大眾的支持,理想的破滅所帶來的黑暗氛圍籠罩著學運世代的年輕人,而在這當中,蜷川也感覺到他的舞台與觀眾之間的隔閡。就在這個時候,製作商業劇場的「東寶」公司的製作人中根公夫邀請蜷川擔任《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導演。

蜷川早期的活動是屬於「地下戲劇」的小劇場運動,「顛覆」的美學不吝惜於對既有價值觀的衝撞。而蜷川幸雄的轉向商業劇場無疑是對於小劇場同志的背叛。但是,對於蜷川而言,轉向並非對於體制的臣服,而是尋求新的創作的可能。

在「櫻社」解散前一年,蜷川在東京咖啡店裡曾被一位年輕的「觀眾」用刀子抵住腹部,年輕人問道:「蜷川先生,你的舞台述說希望嗎?」蜷川回答:「我的舞台並不述說希望,因為我可以說希望並不存在。」「觀眾」聽了之後,緩緩地收起刀子,說:「如果你告訴我,你的舞台仍然有希望的話,我會殺死你。」在那個過激的年代,無論在劇場或街頭,無論是演員或者觀眾,戲劇是毫無妥協的對峙。對於這個「事件」,蜷川在他的自傳當中提到:「如果觀眾席當中有一千位年輕人的話,他們的身上就會有一千把刀子。我必須帶著具有一千把刀子的份量,來創造我的舞台。」在六、七十年代日本小劇場裡面,每個觀眾的眼睛都是一把刀子,而蜷川最後解散了「櫻社」,帶著這些刀子般的目光,進入了商業劇場。

進入「東寶」之後,蜷川幸雄執導了多部的莎士比亞以及希臘悲劇等「西方經典」作品,除了1974年的《羅密歐與朱麗葉》之外,1975年的《李爾王》、1976年的《伊底帕斯》、1978年的《米蒂亞》、《哈姆雷特》以及1980年的《NINAGAWA 馬克白》 。日本的現代戲劇來自於對西方戲劇的引進與模仿,因此莎士比亞及希臘悲劇在日本被列為「古典」的範疇。但是在七十年代初期,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多次來日演出,以現代服裝以及超越時代框架演出「現代版」的莎劇,1975年彼得布魯克的《仲夏夜之夢》赴日演出。奇特的服裝造型、大量融入特技以及馬戲的要素,這種莎劇的當代詮釋影響到日本的導演。

蜷川的舞台將莎士比亞與希臘悲劇重新安置在日本文化脈絡當中。例如1978年的《哈姆雷特》,蜷川使用混種樣式的服裝,而將日本傳統女兒節(雛祭)時,家中擺設的祭壇(雛壇)搬上舞台。「雛壇」是一個擺放人形偶的台階,從上到下依次擺置天皇、太后、大臣、宮女等的雛人形玩偶,蜷川將《哈姆雷特》裡的國王、皇后、大臣等角色擺置到台階狀的舞台上,從日本皇族階級性觀點詮釋《哈姆雷特》。在《米蒂亞》當中,歌隊是頭戴斗笠,身穿道袍的「破戒僧」,增添《米蒂亞》的神祕與不祥,歌隊們死命地撥動津輕三味線的琴弦,怒海狂濤的聲音讓希臘悲劇充滿張力。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1980年的《NINAGAWA 馬克白》,雖然不更改原劇的台詞與角色的名字,但是蜷川將時代背景設定在日本的桃山時代,舞台是一個巨大的「佛壇」(日本人放於家中的祖先牌位),三位魔女是歌舞伎的人物,絢麗的服裝以及滿開的櫻花,在視覺上充滿著日式的美學風格。但是,對於蜷川而言,這些日本美學要素不僅只是視覺愉悅的提供,更是對於日本現代戲劇的思索。關於馬克白的佛壇,蜷川在他的自傳《千把刀.千隻眼》裡提到,這個構想來自他回到埼玉縣老家時,面對著佛壇裡的牌位,他發現自己正在跟死去的父兄說話。蜷川認為,馬克白並非遠方異國的故事,他也可以是自己祖先的故事,或者說,就是自己的故事。「在《馬克白》當中不斷地廝殺征戰的武將們,不也是自己祖先的身影嗎?」就像日本的能劇當中的「修羅能」,召喚死去武將的鬼魂來到舞台述說自己殺戮的一生一般,蜷川的佛壇召喚著祖先的靈魂,讓莎士比亞成為自己的故事。

2006年,蜷川回到家鄉埼玉縣的藝術劇場擔任藝術總監,上任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成立「埼玉金世代劇場」。這個劇團只招收五十五歲以上的成員,目標是沒有專業舞台經驗的長者。公開招募後有超過一千名長者參加甄選,最後選出從五十五歲到八十歲的長者四十八名。經過了每週五天,一天四個鐘頭的密集訓練,2006年12月演出1971年首演的《烏鴉,我們上彈吧!》。這是七十年代那個狂飆時代的作品,對於這些老演員而言,七十年代是他們的青春歲月,而她們在成為真正的老太婆時,再度站上舞台。「鴉婆」是自有人類以來,在社會欺瞞結構當中被壓抑者的化身,她們是在男性社會當中默默忍受的女性,是二次大戰中無名的戰死者,是消失在體制內的群眾。蜷川讓老衰的身體再度反叛一次。讓老人站上舞台,這種戲劇絕對不述說希望。但是,用佈滿生活皺褶的生命史,再度像年輕人一般在舞台上怒吼狂飆,這本身就是戲劇。

(編按:現時劇團共有三十九名成員,年齡由六十三到八十八歲。)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TOP
 


其他戲劇節目

黑色星期一

黑色星期一

甄詠蓓戲劇工作室

感冒誌

感冒誌

香港話劇團